<noframes id="1zd1b">

<form id="1zd1b"></form>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span id="1zd1b"></span></form>
    <form id="1zd1b"><nobr id="1zd1b"><th id="1zd1b"></th></nobr></form>

    <p id="1zd1b"></p>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th id="1zd1b"></th></form>

          特朗普的「幕后推手」揭秘:如何將操縱人心做到極致

          摘要

          川普可能再一次用行動證明,用數據操縱人心有多容易。但考慮到他使用的手段,這并不是一件好事。

          互聯網高速發展帶來的不為人知的一面是怎樣的?特朗普和他的「幕后推手」給了我們最極端的答案。

          過去,互聯網公司向我們證明了很多:短視頻 App 可以利用數據和算法,掌控人們的注意力,使用戶沉迷其中;機票、酒店預訂 App,教給人們一個新詞匯——「大數據殺熟」,讓老客戶在不知情之下,同一張票,買得更貴。

          往往,商人更能夠肆無忌憚地利用這些新技術,而不去考慮道德邊界。房地產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最近被曝出了企圖利用數據和算法操控選民心智的丑聞,其數據的來源可能是非法的。

          這不是第一次了。特朗普在 2018 年的時候就被調查指出,憑借這種方法贏得了 2016 年的大選,登上了美國總統的位置。他間接向美國人證明了:控制你的思想和行為,其實并不需要接近你。他們打造的系統比你更懂你。

          而要完成這些,你需要悄悄找到「懂得抓取數據+掌握相關算法」的工程師,以及出錢,就基本可以了。


          特朗普的幕后推手

          這件事情可以拆解為兩個問題去看:一個人的各種信息是如何被別人輕易地間接掌握的;以及,基于這些數據信息,他們是如何利用算法對你完成「洗腦」的。

          數據(或者說隱私)有什么用呢?就是有人可以利用它來針對你。通俗地講,數據往往來源于一個人的手機,它記錄了一個人帶著手機時做過的事情。它是一個人的歷史行為記錄、歷史經驗的集合。相對全面的數據可以拼湊出一個人的人物畫像,甚至代表他的內心。

          2018 年的時候,大數據公司「劍橋分析」被《紐約時報》曝出,曾在 2016 年非法獲取 Facebook 的 8700 萬用戶的數據資料,那時美國的選民總數也就 2 億左右。

          他們利用這些資料,針對不同細分人群,設計了不同的競選廣告信息,分別投放給不同人群。進而,幫助特朗普影響選民的輿論和情緒,登上美國總統的位置。投放精細化廣告的成本也是不菲的,特朗普僅僅在 Facebook 上就花費了 4400 萬英鎊(約合人民幣 3.88 億元)。

          希拉里·克林頓對于輸掉 2016 年美國大選一直耿耿于懷,她在 2020 年 8 月 19 日發表演講稱,如果特朗普再當選,事情會更糟 | 人民視覺

          被曝光后不久,「劍橋分析」就宣布倒閉了。在美國 2020 總統大選即將來臨之際,9 月 13 日,《紐約客》調查發現,特朗普雇傭的大數據公司 Phunware 似乎在做和「劍橋分析」同樣的事情。巧合的是,Phunware 的部分高管就是來自于「劍橋分析」。

          不過,兩者也是有區別的。可以對比一下「劍橋分析」和 Phunware 獲取人們數據的方式。

          2014 年,名為 Kogan 的學者為了做調研,開發了一款心理測試 App,并上傳到 Facebook 上,用戶只要下載并完成填寫,就可以獲得金錢獎勵。這種辦法吸引了 Facebook 上 27 萬用戶下載。

          而通過這 27 萬用戶,Kogan 通過代碼可以追蹤到他們點贊、評論過的人的數據資料,進而抓取、存儲在自己的數據庫里,就這樣,Kogan 收集了 8700 萬人的數據。然后,賣給了「劍橋分析」。在別人不知情之下,收集和販賣對方的資料當然是違法的,也最終導致了「劍橋分析」的慘淡收場。

          2020 年,這一次,特朗普和 Phunware 顯然學聰明了。Phunware 本身就具備廣告 SaaS 服務,幫助品牌方在各個平臺分發廣告。他們的高管稱,通過接入不同的網站,他們每月能從 10 億臺活躍的移動設備中收集用戶的位置數據。不用再去購買數據了。

          手機已成為數據收集引擎 | Ghetty

          另外,Phunware 為特朗普打造了「特朗普 2020」App,用來發布特朗普相關的競選信息。而它嵌入了 Phunware 的位置追逐功能。

          為了吸引人們下載這款 App,團隊使出了各種「互聯網營銷裂變」的方法:

          1. 如果你按照 App 里提供的玩法累積 10 萬積分,你甚至可以與總統合影留念;
          2. 通過共享你手機通訊里的聯系人,你可以獲得積分;
          3. 通過邀請好友下載,你可以獲得積分;
          4. 達到一定積分,可以獲得 25 美元的購物優惠券。

          想必中國的網友對這一套玩法,應該是相當熟悉了。

          要訪問這個 App,用戶必須使用手機號碼注冊。「政治上,最重要的就是手機號碼。」數據分析公司 Apptopia 的 CEO,Sapir 表示,如果下載用戶共享了他們的通訊錄,那么只要有 140 萬人下載,這款 App 就可以抓取到 1 億人的電話號碼,即便那 140 萬之外的人并沒有同意。

          同時,一位 Phunware 前雇員稱,即便用戶沒有打開「特朗普 2020」App,它也會悄悄運行。

          他說,這款 App 可能會嗅出用戶手機上的所有信息。比如,手機上有哪些 App、最近刪除了哪些 App、以及使用時長等。它幾乎可以了解到用戶生活的全部,幫助特朗普隨時隨地完成監控。

          Phunware 在商業上一直都很流氓。與 Phunware 合作過的人透露,在 Phunware 參與競標測試的時候,它會收集每部手機和電腦的設備 ID,之后悄悄監控每一臺設備的使用數據。

          就這樣,在爭議中,Phunware 完成了數據積累。可怕的是,在世界上很多地區,都可以找到與 Phunware 相似的公司,極盡可能地「違規」收集用戶的各種數據。


          僅需68個點贊

          掌握數據只是基礎,重點是要怎么讓其發揮作用,達到最終目的。

          劍橋分析的 CEO 尼克斯在 2016 年的時候,曾經介紹過他們引以為傲的方法論,那時他們還沒有被曝光。他說,他們會將收集到的信息進行歸類,然后基于心理學的 OCEAN 理論并融合算法,將人們劃分成不同類型的人格體,發掘出他們的政治傾向、恐懼和希望。

          研究表明,只要獲取你在社交媒體上超過 65 次的點贊信息,算法模型就可以預測出你的膚色、性取向、政治傾向、性格等;如果獲取超過 300 次的點贊數據,那么算法模型可以「深入」到你的潛意識層面,比你更了解你。

          事件被曝光前,尼克斯還在作為所謂的杰出的大數據科技公司創業領袖,到處宣講 | Ghetty

          不再需要「問卷調查」了,網絡上散落的資料甚至更能代表一個人。

          這樣,一個比你更了解你的機器系統,無異于扮演著上帝的存在。它可以掌控你的情緒和欲望。

          接下來,根據系統的分析結果,「劍橋分析」會制作針對不同細分人群的廣告,并通過 Facebook 等平臺的廣告系統定向推送。讓一個群體接收到的信息總是和他人不一樣。

          比如說,根據 Channel 4 News 報道,2016 年大選的時候,特朗普團隊通過數據系統篩選出那些潛在的可能支持希拉里·克林頓的黑人群體,向他們定向推送虛假視頻廣告,廣告里希拉里·克林頓將黑人稱為「威脅」,以此來「誘騙」這些黑人拒絕給希拉里投票。美國有色人種促進協會副主席 Jamal Watkins 在事后表示,這屬于現代版「鎮壓運動」,利用數據和算法,讓黑人選民放棄投票權。    

          美國總統候選人喬·拜登 | 視覺中國

          Phunware 的一位前合作伙伴表示,想象一下,針對特朗普在 2020 年大選中的對手喬·拜登,Phunware 的系統會篩選出可能支持喬·拜登的人,然后在這些用戶打開手機的時候,通過各個平臺向他推送喬·拜登的壞消息,諸如「喬·拜登的美國意味著我們將在街上發生戰爭」。即便這些可能是假消息。

          「劍橋分析」的 CEO 尼克斯曾認為,「競選活動中決定成敗的不是事實,而是選民的情緒。」因此,他們發布的內容或廣告可能是假的,只要它能夠煽動人們的情緒。

          通過不斷地「廣告轟炸」,某一部分選民的政治傾向可能就會在「假新聞」影響下,發生逆轉。這個過程是潛移默化的,幾乎不可能被察覺。對于上千萬人的「洗腦」就這么完成了。


          個人數據的「資產化」

          人的意志與野心,都藏在了算法里。

          特朗普的競選事件只是一個數據應用的最典型的案例。現在,算法、數據流淌在每一個存在互聯網的角落,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每一個人。

          數據的重要性在一樁又一樁的丑聞事件中,愈發凸顯。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Chris Hughes 離開公司后對扎克伯格的后續做法感到不滿,認為 Facebook 的算法加速著信息繭房的形成,「他對點擊量增長的關注,導致他甘愿犧牲道德底線。」

          各國政府開始進行數據立法上的嘗試。比如,美國的一些州開始要求,從第三方購買和出售數據的公司需要向該州注冊;加利福利亞州的居民可以選擇不出售其網絡平臺數據給任何公司。

          個人數據資源的「資產化」正邁向有法可依 | 視覺中國

          在中國,「數據」已經被納入生產要素之一,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并列,是每一個人的自身「資產」。10 月 11 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 年)》顯示,深圳將率先建立數據產權制度、探索數據交易市場。

          在網絡時代,群眾的心智更容易被影響。出臺相關法律、制度,想要限制的并不是技術的應用,而是在新技術野蠻生長的時候,讓掌控、運用這些技術的人,不作惡。

          每一個年代的人,都要面對和解決那個時段特有的共同問題。如何與算法、數據相處,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所正在經歷和將要解決的關鍵問題之一。



          責任編輯:靖宇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轉載請添加極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酷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