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zd1b">

<form id="1zd1b"></form>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span id="1zd1b"></span></form>
    <form id="1zd1b"><nobr id="1zd1b"><th id="1zd1b"></th></nobr></form>

    <p id="1zd1b"></p>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th id="1zd1b"></th></form>

          阿里的「新大招」,能改變生鮮戰局嗎?

          摘要

          如果農民種出的優質的水果蔬菜,先送到阿里巴巴,再流向他處,會怎樣?

          對于生活在 2020 年的人來說,通過網絡買菜和賣菜,都大有學問。任何一個都市麗人和大廠員工,都得絞盡腦汁。

          疫情期間,各種生鮮電商普遍獲得了 2-5 倍的增長,迅速占領我們的生活。尤其是拼多多、滴滴、美團等互聯網大廠的「砸錢」入局,更是讓「便宜」成為了標配。

          然而,對于消費者而言,你多少體驗過買到的蔬果里有不少壞的、個頭差距懸殊的情況。網購生鮮如「拆盲盒」般刺激。你除了要比價哪家的更便宜,還得評估哪家的口感更好。這是一個考驗「生活智慧」的選擇題。

          對于平臺而言,對生鮮供應鏈的把控、建設,越發成為影響日后競爭格局的關鍵。它除了影響自己平臺商品的價格,也決定著商品送到用戶手里時的質量。前不久,阿里在后端的「貨源」上亮出了一張狠牌。其籌備了一年的「產地倉」計劃,正式全線啟動,補足生鮮供應鏈短板。

          對手們在銷售端打的如火如荼的時候,阿里能通過押寶供應鏈,來影響生鮮這個賽道上的所有玩家和消費者嗎?

          從「根源」切入

          11 月 16 日,阿里數字農業西安集運加工中心(以下簡稱產地倉)正式啟動,這是阿里五大產地倉中的最后一個。也標志著,阿里的數字農業流通網絡「全線通車」。

          根據阿里官方介紹,產地倉是集農產品貯存、保鮮、分級、分選、包裝、發貨、攬收為一體。它不單是個物流倉庫,而是匯集了如現代化生產線、智能中央控制系統、連接消費和生產端的大數據、食品安全檢測系統等等。

          工人在阿里巴巴數字農業西安集運加工中心智能分選打包線上作業

          通俗地講,產地倉的模式就是阿里巴巴從農民手里以高于市場價的價格收購水果,放到阿里巴巴的倉庫中進行加工、分級等,然后再「平價」賣給各個銷售渠道。

          實際上,這也是互聯網生鮮電商平臺普遍探索的方式。稍有不同的是,阿里的產地倉采用的自營的模式,相當于阿里將一眾中間商取代之后,自己承擔了那部分角色。阿里的這套系統可以允許他們直接從散戶等普通農民手里收購水果蔬菜,而不僅僅是大的農業集團或經銷商。這等于擴大了他們的「低價」貨源渠道。

          從農民手里收購水果也逐漸形成了規范。阿里巴巴數字農業全國供應鏈總經理李武昌介紹,他們有很多經過篩選的種植基地,「我們會和(農民)有一個長期的協議,種植基地在簽協議的時候就要規定一些東西,比如說你的農藥、品種、種植方式等等。這樣才能保證它的果品的基本品相,要求是能達到我的要求的。」

          這對于農戶來講是極具吸引力的。例如,西北的果農,以前的處境是,把蘋果賣給經銷商。為了獲得更大的利潤空間,經銷商會壓價。而阿里在開倉前去甘肅省蘭州市七里河區黃峪鎮宋家溝村收蘋果,他們的要求是:果身不超過兩處斑點的蘋果一斤 1.6 元。當時,村里蘋果售價每斤 1.3 元至 1.4 元。

          目前,阿里的五大產地倉分別位于云南昆明、廣西南寧、四川成都、山東淄博、陜西西安,都是農產品資源豐富的省份,以此向周邊輻射,可覆蓋全國 18 個省份,100 萬噸農產品實現高效流通。

          以西安倉為例,新疆、內蒙古、寧夏、陜西、甘肅五地,一年內就將有近百種農產品匯集于此。開倉后新疆阿克蘇蘋果、新疆庫爾勒梨、甘肅的花牛蘋果、甘肅的大漠冰糖心蘋果、陜西洛川蘋果將入倉。

          對于阿里來講,建立產地倉網絡之后,他們對生鮮產品的供給有了更牢固的掌控。此前阿里副總裁侯毅介紹,這些加工好的農產品將被賣到大潤發、盒馬、天貓等阿里體系及第三方零售企業,進一步形成產業鏈閉環。

          降低成本的核心

          「我們有兩個愿望,第一個讓農民多增收,多賺錢。第二,讓消費者買到又便宜又好的水果。」李武昌說。如何保障從農民手里「高價」收購的水果,反而能更便宜地賣到消費者手里,核心就在于產業倉的整套數字化體系。

          工作人員在給每一顆蘋果做「CT」

          李武昌介紹,阿里在這上面投入了幾個億。

          五大產地倉中最后啟動的西安倉,產能和科技力量投入是最大的,「雖然這個倉剛剛建成,但是這個倉下一代的技術我們已經在醞釀開發,估計明年到這個時間點還會再上一個層次。」

          整套品質監控體系,僅需 6 秒,就能完成果徑、果重、糖度、酸度、是否存在霉心病等病害的檢測。90 秒,就能讓一顆剛到產地倉的蘋果,裝進待發的包裹。

          每一顆蘋果在進入分選線前,需要進行「沐浴」、「桑拿」等清洗環節

          做個對比,機器人一次可以環抱起 240 斤水果進入到投料區,高效率解放人力的同時,還可以盡量保護果子;分選環節,只需要在總控室配備一個人,一小時可以輕松完成 2 萬斤(10 噸)果子。要完成同樣分選規模,純人工需要 100 個人。

          機器手臂的每小時的產能相當于 3 個人工作產能的 10 倍。于是,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這也是其最終能控制水果出廠價的關鍵。

          未來戰局的「勝負手」

          阿里的數字農業有著更大的野心。阿里數字農業事業部在 2019 年 10 月成立,當時計劃建立生、供、銷三大中臺,在全國落地 1000 個數字農業基地。「產地倉要解決的是為農產品的分級、建立標準,實現農產品到商品的過程。有了這些基礎,才能實現農產品品牌化。」侯毅說。

          不過,僅憑阿里自己很難建立起真正的農產品的標準,除非它能夠「壟斷」貨源。短期內,產地倉對阿里體系外的零售渠道,恐怕作用有限。

          供應鏈或將是決定生鮮終局的「勝負手」

          農業上的重投入,看重的是更長遠的回報。「現在如火如荼的社區團購,阿里也在做。社區團購這個行業 50% 的商品都是生鮮,50% 生鮮里面很高的比例都是果蔬,果蔬里面很高的比例都是水果,這是現在的現狀。」

          國內的物流網絡更多服務于耐用型工業制品而非農產品,有約 20-30% 的生鮮在運輸過程中會損耗掉,品質得不到保障。產地倉的運轉,可以幫助阿里的冷鏈體系完成升級改造,為盒馬鮮生等零售終端構筑全國化的冷鏈物流體系。

          雖然物流成本增加,但在李武昌看來,從消費互聯往產業互聯網轉型的過程當中,最終還是要解決商品如何更好的問題。「我們這個項目是要做最好的供給,至于銷售的問題當然有很多渠道來做。現在在整個銷售端,大家已經打得頭破血流了,線上線下、團購等各種方式、各種渠道都在向消費者推送不同的水果。但最終這個水果到底怎么樣才是核心的。」

          基于微信小程序的社區生鮮等業態在銷售端的競爭已經如火如荼,阿里看上去有些落后。不過,加強對上游供應鏈把控的戰略,或許可以讓它以另一種方式更深遠地影響「戰局」。



          責任編輯:靖宇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轉載請添加極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酷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