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zd1b">

<form id="1zd1b"></form>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span id="1zd1b"></span></form>
    <form id="1zd1b"><nobr id="1zd1b"><th id="1zd1b"></th></nobr></form>

    <p id="1zd1b"></p>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th id="1zd1b"></th></form>

          DeepMind 又跟谷歌「鬧獨立」,背后其實是 AI 行業的通病

          摘要

          AlphaGo 之父,在研究和商業這場對弈中,還沒想好他的下一步棋要落在哪里。

          剛剛過去的 Google I/O 上,CEO 桑達爾·皮查伊主持了開場演講,在那兩個小時里,他說得最多的就是「AI」。

          其中最亮眼的就是專門為對話而優化的自然語言處理生成模型 LaMDA,和多模態學習模型 MUM。這兩者都能讓 AI 更好地理解語言,Google 也得以改善它的核心產品——搜索。

          2017 年,皮查伊發文表示,世界正在經歷一次重大的科技轉型:從移動優先轉向 AI 優先。對于趨勢,科技巨頭從來不會是后知后覺的。早在 2014 年,Google 就擊敗 Facebook,斥資 6 億美元收購了 AI 創業公司 DeepMind,在之后的 7 年里也不吝重金支持后者。

          但就在上周,《華爾街日報》爆出 DeepMind 多年來一直和 Google 談判,希望拿到運營自主權,要求一個獨立的法律架構。這場曠日持久的談判之前并未被報道過。上個月末,DeepMind 失敗了,Google 拒絕了他們的請求。Google 收緊了對 AI 研究和發展的控制。

          今年初,DeepMind 先是推出了驚人的蛋白質結構預測 AI——AlphaFold 2,然后又公布了 2016 年真正讓 DeepMind 聲名遠揚的 AlphaGo 的進階版——MuZero。但在亮出這些讓人驚嘆的成果的同時,DeepMind 也藏不住每年給母公司帶來的數億美元的虧損。

          但 Google 卻足夠「寵」連年巨額虧損的 DeepMind,表示還會繼續投入研究資本,甚至還免除了后者一部分債務。Google 到底圖什么?DeepMind 又是因為什么一直防著「金主」,爭取獨立?


          但,Google 給得太多了

          2010 年 8 月,一個看起來是大學生模樣的發言者走上「奇點峰會」的講臺,開口說:「今天,我要講述如何用一個完全不同的方法去構建 AGI。」

          他所說的是 AGI,指的是通用人工智能,它可以被看作是 AI 的完全體,可以執行人類能夠執行的任何智力任務,制定投資策略、監測核反應也都不在話下。人類受身體限制,但 AGI 的能力上限由處理器數量決定。

          臺上的人是 Demis Hassabis,三個月后,他正式成立了 DeepMind。

          Hassabis 那時說,學界已經從兩個大方向探索 AGI,一個是通過編程,將人類思考系統中所需要的所有規則都描述出來;另一個是數字化復現大腦神經網絡。但他認為人類的認知神經結構太過精妙,無法用前者那種方法描述,后者則像是「為了了解 Excel 是什么運行的,你砸開了電腦取出晶體管研究起它們的相互作用」。他提出了一個折中的方法,簡單來說,人腦處理信息的時候會有更宏觀的方法,只要讓 AI 不斷學習這些方法、規則,就能習得人類的能力。

          DeepMind 成立之初,Hassabis 就和其他兩位創始人寫下了公司的使命:「解決智能」。先解決智能,再用智能解決其他的問題。

          但在解決智能之前,得先解決研究智能的費用。Hassabis 為了前面那段 30 分鐘左右的演講,準備了一年,因為他想拿到資金。最終,他的團隊最終募資 200 萬英鎊。

          從一開始,Hassabis 就非常注重 DeepMind 的獨立性,不想未來的研究受到「金主」的干預,甚至還計劃讓公司通過設計游戲「反哺」AI 研究。

          早年間,Hassabis 做了一個叫《主題公園》的游戲,在這個游戲里,玩家可以設計并運營了一個虛擬游樂園,這個游戲的銷量高達 1500 萬份

          早在被 Google 收購的前一年,DeepMind 就要求 Google 與其簽署一份名為《道德與安全審查協議》的協議,協議規定前者核心技術 AGI 無論何時能夠研究成功,都將被一個「道德委員會」掌控,DeepMind 三名創始人均是其中成員。

          在被 Google 收購之前的 4 年里,DeepMind 沒有任何商業化的成績。根據 DeepMind 聯合創始人 Humayun Sheikh 后來的說法,「如果 Google 在 2014 年沒有以 6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DeepMind,他們的倫敦 AI 實驗室可能已經破產。」

          況且,Google 給的錢實在是太多了。Hassabis 事前要求 Google 簽署的協議,讓 DeepMind 能夠獨立運營,在不失去控股權的前提下獲得了 Google 提供的現金流和計算能力。

          創業公司的強自驅力,穩定的資金支持,Hassabis 本人和谷歌吸引來的最聰明的頭腦,DeepMind 都有了。Hassabis 構建 AGI 帝國的征程,開了個好頭。


          「清高」的 DeepMind,「勢利」的 Google

          2016 年,AlphaGo 橫空出世,以 4:1 擊敗韓國頂級棋手李世乭,并在 2017 年的烏鎮圍棋峰會上擊敗了世界第一棋手柯潔。中國圍棋協會甚至當即授予 AlphaGo 職業圍棋九段的稱號。

          AlphaGo 的構建,可以看作是 Hassabis 2010 年提到的探索 AGI 方法的實踐。DeepMind 給這個下棋 AI 事先輸入了「人類數據」、「領域知識」和「游戲規則」,然后在很多人眼里,AlphaGo 就像真的會自己「動腦」了一樣,在棋局上下子,優雅,精妙,以及不留情面。

          這個在人工智能史上立下里程碑的 AI,讓 DeepMind「出圈」了。但人們也開始注意到,和李世乭對戰的時候,名字寫的是 Google DeepMind,但后來,前面的 Google 慢慢消失了。

          通過 The Information 在 2018 年的爆料,我們也能看到 DeepMind 和母公司摩擦不斷。

          報道提到,母公司讓 DeepMind 接管 Google 的機器人部門,不過 Hassabis 拒絕了。在他眼中,波士頓動力并沒有太多 AI 含量,接管這個部門,就意味著會分散他在 AI 上的注意力。谷歌云在那段時間業務不溫不火,管理層想利用 DeepMind 在業界的影響力,給谷歌云作品牌背書,比如打上「Powered by DeepMind」的字樣。DeepMind 一方覺得谷歌云的市場目標不清晰,會影響自己的聲譽。

          另外,在 YouTube 和 DeepMind 合作改進推薦算法的過程中,在該共享多少數據的問題上又爭執不定,最終項目爛尾。

          還有更劇烈的沖突,因為 Google 本來也有 AI 部門 Google Brain(后改名為 Google AI)。當時,Google Brain 的一些員工對 DeepMind 收購案表示驚訝,他們的研究聚焦于一些比較實際的目標,比如優化地圖的圖像識別功能、增強 Android 的語音識別能力。但 DeepMind 早期還沒發揮出除品牌之外的價值,就已經給母公司提交了巨額虧損賬單。

          DeepMind 開始做「實事」了。2016 年 2 月,DeepMind 成立了一個新部門:DeepMind Health。新部門打造了一個叫 Streams 的程序,當患者的健康狀況惡化時,程序就會警告醫生。DeepMind 從中獲得基于程序效果分成的費用。到了 2017 年底,新部門已經和 4 家 NHS(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醫院合作。

          Google 似乎是嗅到了其中的商機,2018 年底宣布創建自己的醫療保健部門 Google Health,僅僅 5 天后就把 DeepMind Health 吞并了。雖然 DeepMind 發言人表示,這是一項合理的轉變,因為 DeepMind 的專業知識是 AI 研究,而 Google 將服務落地,然后推廣到數億人。但據知情人員表示,谷歌的吞并激怒了 DeepMind Health。很多員工都計劃離開公司。

          「2014 年,Google 收購了 DeepMind,因為它對 DeepMind 的技術潛力寄予厚望。作為被收購的一方,經過協商達成一致,DeepMind 將繼續獨立運行。」DeepMind 當時把這段聲明打在官網上,沒料想 Google「出爾反爾」。

          Hassabis 為他的 AGI 事業奮斗不息,很難不警惕:Google 是否會將相同的邏輯也用在 AGI 上。

          這只「大手」什么時候會伸過來拿東西,誰也不知道。


          燒錢卻「不賺錢」,當下 AI 的「命門」

          DeepMind 自從 2010 年正式成立以來,就從沒實現過盈利。

          2020 年年底,DeepMind 露出了財務報告,2019 年虧損達 4.77 億英鎊(約合 42 億人民幣),相比于 2018 年的 4.70 億英鎊虧損,增長了 1.5%。

          雖然虧損仍在持續擴大,但相比往年來說,虧損增幅有所減小,同時營收有明顯增加:2019 年收入達 2.66 億英鎊,相比 2018 年的 1.03 億英鎊,翻了一番。不過,DeepMind 想要扭虧為盈也不容易。

          數據顯示 DeepMind 的主要客戶大部分來自 Google 和 YouTube、Waymo 這些 Google「關系戶」。技術研發成果也主要應用于這些公司,例如,DeepMind 的 AI 被 Google 應用于語音助手和數據管理中心任務。

          這說明,DeepMind 的 AI 技術還沒有應用市場。如果有,它只能通過 Google 獲得。

          既要 Google 用源源不斷的資金予以支持,又想保持純凈、理想化的 AI 研究,DeepMind 很難兩頭兼顧。另一方面,它還被 Google 牢牢綁定,深陷商業化困境。

          DeepMind 在 Alphabet 的陣列里,和自動駕駛公司 Waymo、醫療健康 Verily、風險基金 GV 等已經獨立化運營的公司不一樣,被歸到了「其他各種賭注」(Other Miscellaneous Bets)里,無法獨立發展,也意味著無法從外部獲得融資。

          Hassabis 曾尋求一種非營利團體使用的法律結構,理由是 DeepMind 正在研究的強大人工智能不應受到單一企業實體的控制。但現在,Hassabis 多年來的努力也被按下了。據說,DeepMind 的人工智能研究及其應用將由一個主要由 Google 高級管理人員組成的道德委員會審查。

          「DeepMind 的商業化研究有很大缺陷。他們構建的是一所大學實驗室,這很好,但我們終歸需要賺錢。」一家 AI 創業公司 Prowler.io 的高管表示。他還說,DeepMind 過于迷戀解決「通用智能」的這一長期目標,這讓他們無法專注于解決短期的現實世界問題,后者才有潛力轉化成產品。DeepMind 需要將注意力從構建「解決一切問題的通用黑箱」,轉向「流程方法」。

          科學研究成果的誕生,往往是用數十年來衡量的。而 Hassabis 追求「人工智能的圣杯」AGI 更是遙不可及。但股東和投資者的耐心的度量衡,是月和年。

          但 DeepMind 目前還沒有可衡量的增長,因為它唯一的客戶是它的「金主」Google。

          AlphaGo 在今年初進化成了 MuZero。MuZero 不像它的前輩們,它在下棋和游戲前完全不知道游戲規則,完全是通過自己的試驗和摸索,洞悉棋局和游戲的規則,形成自己的決策。換句話說,AI 會自己「動腦子」了。

          而這些驚人 AI 的創造者 Hassabis,在研究和商業這場對弈中,還沒想好他的下一步棋要落在哪里。


          參考資料:

          Google Unit DeepMind Tried—and Failed—to Win AI Autonomy From Parent

          Why Google Just Tightened Its Grip On DeepMind

          DeepMind and Google: the battle to contro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題圖:視覺中國

          責編:靖宇

          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轉載請添加極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酷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