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zd1b">

<form id="1zd1b"></form>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span id="1zd1b"></span></form>
    <form id="1zd1b"><nobr id="1zd1b"><th id="1zd1b"></th></nobr></form>

    <p id="1zd1b"></p>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th id="1zd1b"></th></form>

          仙豆智能:汽車想進化還得再加個引擎

          摘要

          仙豆智能 CEO 謝平生這位車圈「老炮」,跟你聊聊橫在智能汽車進化道路上的「數字化鴻溝」。

          去年年底,特斯拉市值竄到了 6065 億美元,這個數字超過了大眾、豐田、通用等九大車企市值的總和。更讓人吃驚的是,馬斯克在 2020 年定下的目標是實現 50 萬輛的交付,而這也僅占全球汽車總銷量不到 1%。憑借這么小的銷量占比撐起如此高聳的市值,這背后反映的是市場對未來智能汽車數字化升級的期待。

          而洞悉這一波智能紅利的絕不僅僅是新造車,一票傳統車廠也開始加速汽車的「數字化」進程,不斷推出更具智能化的產品,然而他們跨越這道鴻溝的姿勢對嗎?

          年輕的新造車們能在供應鏈成熟、技術積累深厚的傳統車廠面前搶盡風頭,靠的只是智能化功能嗎?傳統車廠跨越「數字化鴻溝」靠自己能行嗎?決定未來智能汽車競爭格局的到底是什么?

          7 月 14 日極客公園舉辦的「科技新風向」活動中,我們找到一位先在傳統造車領域深耕十幾年,又參與整個汽車行業數字化進程的「老炮」——仙豆智能 CEO 謝平生,「平生第一次」和我們聊聊智能汽車圈里的內幕、真相、八卦,還有一些圈外人平時聽不到的行業洞見。

          以下為本次對話速記,經極客公園編輯整理:


          汽車行業「數字化鴻溝」有多寬?

          張鵬:在過去的十幾年里,你參與了汽車行業發生變革的整個進程,講講你那些有意思的經歷?

          謝平生:我學的是汽車工程,畢業之后加入了比亞迪,一干就是 11 年,期間經歷了比亞迪汽車從 0 到 1 的數字化過程。后來加入斑馬網絡,這是阿里和上汽共同投資的一家公司。作為一個干了 11 年的傳統汽車人,突然來到一個互聯網和汽車跨界融合的團隊,經歷了很多的沖突,但也實現了從業以來的一次蛻變。

          經歷了三年半的互聯網思維洗禮之后,我從 2019 年加入仙豆智能,這家公司正在為下一波汽車數字化轉型提供數字化的引擎,我們認為這是下一個時代必須有的!

          張鵬:這十幾年間,有沒有什么我們在圈外感受不到的,很值得聊一聊的圈內人的感受?

          謝平生:還真有,今天我重點分享兩個案例。

          第一個案例是我在比亞迪的案例。2012 年左右,微信已經大量普及了。那時候我們就在想,微信是一個深入到每個用戶的工具,為什么不能和車也發生聯系?我的第一反應是:肯定能發生很強的聯系。那時候的主意是,能不能把車的鑰匙裝到微信里,實現數字化,變成微信里的一個工具、模塊,我們想借助這樣一個輕量級的能力,來解決用戶每天要管理鑰匙這把累贅東西的問題。

          有這想法的當晚,心潮澎湃,沒睡著覺。第二天我們趕緊去廣州,約見張小龍。后來,我們在和他的一個小時對話里,被潑了冷水,當我們介紹完想做什么的時候,小龍同學想了大概 5 秒鐘,說你們沒想清楚,回去吧。我們就灰溜溜地回去了。

          張鵬:你當時的感覺是什么?

          謝平生:我們回去后不斷反思總結,到底是我們沒想清楚,還是他沒想清楚,還是目前沒找到很好的契合點。那時,這個創新被擱置了。很有意思的是,2019 年我們成立仙豆之后,又再次和微信握手了,我們成為實現騰訊微信車載版落地的首個團隊,不僅讓廣大車主都可在車上用微信了,還讓他們可通過手機端,及微信入口去控制車,比如鎖車、開關空調、開關天窗等。我們在 2012 年的設想今天都變成現實了。

          這 7 年的等待真是漫長。這可以反映出一個點,傳統汽車和互聯網之間真正的跨界融合,有時要看緣分,也要看時機。今天到了風口期,產業互聯網現在就在解決這個問題。

          今天的車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時代,再握手就不用再等 7 年那么久了,也許七個月就夠了,甚至是 7 天就可以發生一些故事。

          張鵬:7 年前你伸手,互聯網也沒準備好。還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仙豆智能埋點管理示意圖|仙豆智能

          謝平生:第二個有意思的故事發生在 2019 年,仙豆智能成立后,我們用一種全新的互聯網的思維,或者說用戶的思維,去研發產品方案,再跟品牌營銷團隊共創產品理念。在講用戶運營方案時,我們講到一個詞叫「數據埋點」。「數據埋點」本質上就是要在終端上部署采集信息代碼,以更好了解用戶的使用習慣。我們在講的時候,突然被負責人問到「埋點和車間的焊點是什么關系?」這完全是兩種語言體系。

          我那個瞬間的反應是驚嚇。原來傳統車廠和互聯網間的數字化鴻溝這么大,甚至這兩者的語言體系也有很大的 gap 的。但是一回想在比亞迪的那 11 年,當年我也是一樣的,也不知道數據埋點是什么。


          大家都說「用戶思維」,但打開方式不同

          張鵬:是否有用戶思維,這是一個所謂傳統造車和新造車之間的核心區別點,不知道你怎么定義?

          謝平生:今天我們談的新勢力造車,無論是特斯拉還是蔚(來)、小(鵬)、理(想),本質上他們所說的用戶思維和傳統車廠講的用戶思維,在認知層面還是有區別的。你要是今天去說 BBA(BMW、Benz、Audi)沒有用戶思維?他不承認的。這些車廠,包括中國很多傳統的自主品牌,他們也說「以用戶為中心」,肯定也都是這么去要求自己的團隊,或者面向市場說這個話,但是在執行過程中還是有區別。

          怎么更好地理解用戶,不是說說就可以做到的,更不是 PPT 就能講清楚的,要從整車的開發,到用戶買車、用車這一系列階段去看。

          整車研發過程中,傳統車廠的研發過程中有一個標準的流程,二十四個月還是三十六個月,現在快一點,十幾個月造出一臺車,但這個是按照車廠本身品牌的定位,或者車型的型譜去造車的。無論是造一臺 SUV,一臺轎車,或一臺跑車,但他們大部分都是照著 benchmark(基準測試)來做,做的是對標。幾年前國內有一個品牌蠻火的,仿的保時捷,但是他并沒有真正跟用戶共創,考慮用戶需要一臺什么樣的車。造出來只求通過經銷商賣給消費者,這可能就變成一錘子買賣,消費者買的時候車什么樣子,到報廢了或者轉讓,車還是那個樣子。

          造車新勢力不一樣的是,在造車階段會把目標用戶想清楚,會和他們做密切的交流,甚至是說這個車還沒影子,他們就先把目標用戶圈起來了,基于這個圈層會找很多的代表,甚至會分各個區域的層次,會做很多線下的一對一的溝通。他們會來到用戶的生活場景,不光是道路上,還有酒吧、燒烤攤,海邊等等,去看他們是怎么用這臺車的。

          以蔚來汽車為例,我相信李斌同學主要的精力不是在他的工作群里,而是在他的粉絲群里,和用戶互動。

          張鵬:你剛才說的數據埋點,跟用戶思維有什么關系?

          謝平生:車交給用戶之后,我們怎么知道用戶喜歡什么?只有靠數據埋點去理解用戶。正因為仙豆智能的產品具備這種能力,我們因此才能知道,用戶喜歡在家里就開始通過手機提前用遙控打開車內空調,知道他幾點幾分在哪活動,知道他們上了車之后第一個事情做什么,是系安全帶還是打開導航,還是聽歌,甚至聽的是什么歌。

          這些行為采集有助于車廠第一時間知道用戶偏好,以及能夠基于此在用戶喜歡的維度上加大生態對接或研發的投入,不斷讓他有新的嘗鮮,不斷讓他有新的期待。現在的新造車用戶就是這樣,會經常期待這個月是不是會有新版本推送,會推什么新功能。

          而傳統車方面,只要不到維保期,用戶不會進店,他們也不知道車廠給他們提供什么關懷。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互動節奏和頻率。


          傳統車廠想升級,缺一個引擎?

          張鵬:傳統造車沒有通過采集用戶行為數據去理解他們,沒有對數據的深度挖掘。經你這么一說,用戶思維變得比較具象了,不僅僅是一個意識,是個能力,沒有數字化的能力確實沒法弄。這個能力建立起來很難嗎?

          謝平生:第一是認知層面,你要想到了,才有可能做到。

          第二,你得有工具啊。就像我們現在打造的數字化引擎,本質上它是一個全場景、全觸點的神經網絡。用戶不可能 24 小時在車上,我們現在看數據,用戶一般每天只有兩個小時在車內。除了在車內通過埋點洞悉用戶需求,他們在車外的時間,我們也可通過他們的手機端或者智能家居,去感知用戶的習慣。這整個神經網絡組合起來,我們才能把整個數字化引擎真正做好。

          張鵬:燃油車的引擎是發動機,到了智能的時代,電和算力也成了發動機。新一代的車呢,它的引擎也變化了嗎?

          謝平生:未來的車,或者接下來有競爭力的智能車,至少要有三大引擎:

          第一個引擎是新能源,無論是現在主流的電動車,還是未來氫能源車,它肯定需要全新的動力引擎,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個引擎是超大的算力,所有的智能終端都缺不了超大算力的計算中心,來快速運算用戶的訴求。

          第三個引擎,就是數字化引擎了,這也是仙豆智能聚焦的主航道,這個引擎正是現在傳統車廠最缺的一部分。

          張鵬:你說的這個數字化引擎我聽起來更像是用來驅動車廠的,有了數字化能力后,他們才能更好地發展迭代,進而帶來更好的產品,是產業級的概念。

          謝平生:這個引擎有至少兩個維度的價值,而本質上都是在改變車廠和用戶之間關系。

          數字引擎可以幫助車廠建立起神經網絡,這個神經網絡既包括前面提到的車內終端和手機端等的聯動,也包括造車供應鏈、經銷商等分發渠道的聯動,這些都需要被數字化。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形成響應迅速的閉環。

          舉個例子,以前用戶吐槽說空調噪聲太大,去投訴車廠。車廠就得去找供應商,供應商開始談商務,然后簽了合同后,車廠再找經銷商通知消費者,讓他們把車叫到店里做升級。這個過程快則半年,慢則一年,甚至到下一代車才能實現改進。

          但有了數字化引擎的加持,用戶今天提出需求,車廠明天就知道了。同時他的供應商也知道了,通過軟件的空中升級(OTA),用戶有可能第二天上車,就發現已經不一樣了。

          張鵬:聊到數據,在今天這個環境我們探討一下,數據收集在業界有沒有什么達成共識的規則?

          謝平生:可能近期國家層面等等都會提得很多,用戶產生的數據,是屬于用戶的,我們不會把數據用作其他的用途。我們一定是基于使用場景,基于它對用戶的價值,來考慮我們需要使用什么樣的數據。


          數字化升級倒逼車圈「996」

          張鵬:有個問題,為什么車圈造車進程都很慢,今天新造車也不可能太快,剛才你說一般是三十六個月。

          謝平生:以前的傳統主機廠,特別是 global 的,一般是三十六個月。

          張鵬:國內的一般能到二十四個月?

          謝平生:國內現在能壓縮到至少二十個月以內,甚至有的奔著十二個月左右邁進了。

          張鵬:未來可能會越來越快,慢和快,有這種變化核心是因為什么?在這些年是不是有什么東西變化了,在壓縮造車進程?

          謝平生:這種壓縮可能在中國更加明顯。

          第一是在組織形態上,很多車廠都已經發生變化了,從原來這種鏈狀式或者垂直式的組織架構,變成扁平化組織架構。研發效率、組織效率、溝通效率比以前快很多,組織上加速了開發的進程。

          第二是車傳統的那些系統或模塊,已經做了很多標準化、平臺化,這樣也可以進一步壓縮開發周期。

          第三是也離不開中國人的勤奮,有很多車廠,包括目前長城汽車好像進入到了一個「再創業」,所有人都很拼。別看現在只有互聯網是晚上 11 點還整棟樓燈火通明的,現在搞數字化、智能化升級的車圈人差不多也是這樣。

          張鵬:996 要蔓延到車圈了。

          謝平生:仙豆智能作為一家創業公司也是一樣的,我們 2019 年剛成立,不到兩個月,我這個產品出身的,加一個研發,兩個人就開始立項做項目。我們邊搭團隊邊快速奔跑,把第一代的系統做出來,最后到量產我們也只用了五個多月。如果讓傳統的、global 車廠去做類似東西,即使給他們一個成熟團隊,可能也需要快則一年,慢則一年半甚至更久。

          張鵬:你說的這個系統就是指智能座艙嗎?

          謝平生:「智能座艙」是我們服務用戶的重要載體,但是我們要做的不是只有車載這一端的,還有手機端及其他可能的移動終端等,最后這些將構成一個完整的移動智能生態,給我們的用戶提供一個智能化的生活方式。

          仙豆智能 1.0 產品的產品界面圖|仙豆智能

          張鵬:怎么理解「智能座艙」這個概念?

          謝平生:當用戶坐在車里,所有能感知到的,和他們能發生人機交互的東西,都屬于智能座艙的范疇。現在,我們看到的屏幕越來越大了,車內語音也可以與用戶自由對話了,通過攝像頭車輛也能識別用戶,判斷使用場景了,這些東西都屬于智能座艙系統的一部分。

          張鵬:你說的未來車廠需要的數字化能力,和智能座艙會聯結在一起?用戶的行為數據的采集和應用,也是靠智能座艙系統實現的?

          謝平生:對,我們的核心是數字化引擎。有這能力加持,仙豆智能面向車廠或者用戶交付的產品形態既有智能座艙,也會有基于手機這個端做的 App 和小程序等等,我們會用多種形態的產品來滿足用戶訴求。未來,我們還會去聯動智能家居。用了數字化引擎解決方案的加持,更多的車廠就不用自己從頭摸索去建立數字化能力了。


          誰伺候好用戶,誰就能主宰市場

          張鵬:現在電動智能汽車新品牌很多,大家挑車也有很多煩惱,作為車圈老炮,你認為我們應該關注哪些核心問題?

          謝平生:如果這臺車沒有智能化的東西,還是一個傳統的三大件,那我覺得你就可以考慮不買了,因為你買了就意味著落后。

          張鵬:在你看來,今天什么樣的智能叫做得比較好的智能?

          謝平生:所有的智能都不能只秀科技,應該真正秀的是基于用戶思維,打造了什么用戶體驗。我們可以暢想一下,未來有可能你一上車,所有都會根據你的偏好,把座椅的位置調好了,方向盤角度也調好了,你在家聽一半的歌在車里繼續播放,你最喜歡的空調的溫度也幫你設置好了,這些都是順理成章自然完成。

          張鵬:我聽你剛才講的,這個智能化,如果我們用俗話講,心里有你,眼里有活。你看,我知道是你,我記得你的行為愛好,你一上車,別著急,我都幫你干了。

          你現在服務那些傳統的車廠,幫他們跨越到新造車。他們未來還有機會嗎?你為什么要把他們當客戶,去幫他們這件事?

          謝平生:回顧整個汽車產業,我們還是要以非常敬畏的姿態去看汽車產業。傳統的這些車廠,一般走過了至少是十幾年,甚至是二三十年,像長城今年已經 31 年了,正是而立之年,積累了很多。傳統汽車廠積累的那些技術,那些制造的能力,這都是優勢。我相信他們是很有底氣的,可以在未來這個新的賽道上去打贏本土市場,甚至是走向全球。

          這些車廠現在需要加快、需要加大投入的,就是剛才說的數字化引擎的能力,這就是他們所缺的。因此,我們也看到了很多車廠正在這個路上加大數字化引擎的研發投入或是合作。我認為這些傳統車廠非常有機會,特別是我們中國的車廠,因為他們就扎根在中國,親身經歷了從移動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這樣一個大潮,已經有了豐富的沉淀,深刻了解了用戶的習慣和期待。我堅信中國車廠肯定是有機會的。


          極客公園創始人 & 總裁張鵬對話仙豆智能 CEO 謝平生|極客公園

          張鵬:你預言一下未來的行業競爭格局?

          謝平生:我覺得未來最終在全球市場能夠拿下大的份額、訂單的,或者能沖到頭部的車廠,肯定是在中國誕生的。

          張鵬:而且不一定就是蔚、小、理這樣的,還得傳統有積淀的車廠,依舊是有機會迅速參與到革命之中的,是吧?

          謝平生:都有機會,如果能夠充分利用好、發揮好剛才我們聊到的三個引擎特別是數字化引擎的能力,一定能加速車廠的研發,加速對用戶的理解,最終回饋給用戶更具競爭力的產品,就能贏得市場。還是那句話,誰主導用戶,誰就能主宰這個市場。

          張鵬:過去我們觀察到短短幾年,蔚、小、理橫空出世,他們中間也遇到過巨大的問題,但現在看起來,當年走的方向,甚至他們驗證的這種思維,是對的,這個思維已經帶動了越來越多的傳統車企。如果他們都把以往的積淀用數字化引擎在推一把,那這將是新變革的序章。非常感謝今天謝總來到我們極客公園科技新風向的直播間。

          謝平生:非常感謝鵬哥。


          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轉載請添加極客君(ID: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酷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