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1zd1b">

<form id="1zd1b"></form>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span id="1zd1b"></span></form>
    <form id="1zd1b"><nobr id="1zd1b"><th id="1zd1b"></th></nobr></form>

    <p id="1zd1b"></p>
      <noframes id="1zd1b"><form id="1zd1b"><th id="1zd1b"></th></form>

          想幫機器看懂人類的世界,到底有多難?

          摘要

          創業者要跳出「技術視角」,更中立的看待所能創造的價值。

          2009 年 E3 游戲展上,微軟配合 Xbox 360 主機,亮出了研究幾年的殺手锏——Kinect 深度攝像頭。據索尼 PlayStation 的高層回憶,當看到玩家不用手柄,僅憑身體擺動在屏幕前玩沖浪游戲的時候,自己心里咯噔一聲,突然意識到游戲的下一個時代到來了,而微軟搶占了先機。

          幸運的是,索尼游戲高層既高估了技術發展的速度,同樣也高估了玩家適應新技術的速度。雖然 Kinect 一代產品就以 149 美元的高價就賣出了超過 1000 萬臺,但由于缺乏配套的游戲大作,Kinect 在更新一代之后轉向 to B 領域,并沒有讓 Xbox 成功狙擊 PlayStation 4 主機橫掃全球。

          6 年后,VR 和 AR 成為硅谷投資風口,一手 Google Glass,一手 Daydream VR,谷歌成為 Oculus 之外的另一個虛擬現實巨頭。憑借 Android 系統的優勢,谷歌與聯想等手機廠商合作,通過在手機背后多加一個深度攝像頭,借助其 Project Tango 項目的實力,讓手機和平板能夠實現 3D 空間定位等效果。可惜,VR 和 AR 低潮來臨,谷歌的「探戈」并沒有跳下去。

          直到 2017 年,蘋果推出 iPhone X,通過 Face ID 的 VCSEL(垂直共振腔表面放射激光器)+DOE(衍射光柵)的 3D 結構光方案,讓人臉解鎖成為時尚。同時也讓 3D 深度視覺成為大熱技術和創業方向。

                   iPhone X 使用的3D攝像頭模組結構|蘋果

          「iPhoneX 總共使用的激光器超過 400 億顆,超過過去人類過去使用激光器數量的總和。」光鑒科技創始人&CEO 朱力說道。在創建光鑒科技之前,朱力曾經在硅谷一家高科技公司擔任深度攝像頭模組設計主管,看到 3D 視覺技術方面的機會,他毅然回國和同學創業,致力于提升智能設備的視覺感知能力。

          從微軟 Kinect 到蘋果 iPhone X 的 Face ID 攝像頭,3D 攝像頭的成本在十年間從一百多美元降到了 二十美元,而光鑒科技則將單顆 3D 攝像頭模組的價格降低到 10 美元左右。并且,光鑒科技也通過底層技術的創新突破 3D 視覺在現有場景中所遭遇的瓶頸。而這無疑能夠拓寬 3D 視覺的應用場景,從手機、刷臉支付延伸到智能安防、智能制造、智能硬件等更多領域。

          例如,在安防領域,朱力認為引入 3D 視覺模組能夠降低傳統 2D 攝像頭方案的數據傳輸和能耗,節省大量運營成本。這也是朱力強調的,科技創業公司實現價值的路徑應當或是用技術創新構建壁壘,或是通過技術優化為客戶降本增效。

          雖然光鑒科技團隊有來自清華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學等知名學府的學霸團隊,但是朱力認為作為創業者,不能掉進「拿錘子找釘子」的技術思維模式中,而是需要通過核心技術,找到合適的場景,在此基礎上進行產品和服務的外延。

          近日,在由極客公園和深圳福田區政府合作的「創業真人秀」視頻直播中,光鑒科技創始人&CEO 朱力與大家分享了 3D 攝像頭的行業現狀和發展潛力,以及創業團隊如何找到前進方向的經驗。

          手機「解放」3D 攝像頭

          極客公園:首先給大家科普一下 3D 攝像頭吧。

          朱力:實現 3D 視覺目前有幾種主流的方法。一種是雙目,模擬人眼,利用左右眼的「視差」來實現 3D 效果。局限是如果環境光不好,例如燈關了,就失效了;另外如果目標物體是一面白墻,沒有任何紋理,就沒辦法知道距離。

          另一種是 iPhone Face ID 使用的結構光,基本原理是一個激光發射器把幾萬個光點投到目標物體上,然后有個相機來拍,人離物體距離有變化時,圖案就會變化,通過計算圖案變化能夠把深度算出來。它的特點是量程較近,精度較高。一些工業場景,例如手機背板檢測需要微米級別的精度。缺點是,誤差隨著距離加大會變得很大。

          還有一種叫飛行時間 ToF(Time of Flight),通過打出一個脈沖,然后檢測脈沖的來回時間,通過計算就能知道深度信息。現在 iPhone Pro 系列背后的攝像頭模組就加入了這種,可以用來實現 AR、SLAM 空間定位和交互。

          深度攝像頭其實上世紀 80 年代時候就有了。20 年前你去買一臺用來建模民用級 3D 相機,大概要 1 萬美元;十年前微軟推出 Kinect,成本是幾百美元;到了 iPhone X,3D 攝像頭已經到了 20 美元。到現在,我們已經把光學模組做到 10 美元左右的價格。二十年時間成本下降了幾個數量級。

          技術的成熟,產業化的應用會讓元器件成本下降。10 美元,也就是六七十塊錢,已經是個很低的成本,大家開始能接受這樣一個額外的付出,換取更好的體驗。

                   Android 手機強調「全面屏」,與 iPhone 形成差異|Google

          極客公園:創業時候,你們最想解決的是一個什么樣的問題?

          朱力:我們最開始想的是手機這個產業。單單 iPhone X 一款手機,在 2017 年使用的 3D 激光器就達到了 400 億個,是過去人類歷史使用的激光器總和的好多倍,這就是消費電子的魅力。因為它的場景大,所以能以若干數量級的方式擴大人類在某個技術方面的產能,并隨之讓成本快速下降。

          相比于 iPhone,Android 系統用戶更多,需求量也大,不過成本毛利要低一些,需要性價比更高的方案。另外蘋果專利在前,我們不能直接模仿,需要研發一個不一樣的方案。另外,我們希望能通過技術創新,充分利用中國制造的能力,控制成本。

          我們也有技術,我和合伙人在伯克利做科研的時候,其中的納米光學技術可以用在這里。所以我們實現了全球第一個不需要陣列,只用單個激光器實現激光投射的發射器,大幅降低成本。今年我們發布了全球第一個屏下 3D 攝像頭手機,這些都是之前蘋果做不到的。

          極客公園:是一開始就很快說動了 Android 系統的手機廠商嗎?

          朱力:行業發展還是有自己的規律,iPhone X 推出后,我們認為 Android 廠商會很快跟進,但現實和我們預想的不同。大概因為 Android 廠商在核心技術創新和迭代方面考慮的比較多,一方面因為 Android 手機毛利空間沒有蘋果那么高,一個創新如果需要額外成本,他們會很謹慎地思考投入產出比。

          另外,當時 Android 廠商的一個重要設計語言是全面屏,不管是升降攝像頭還是「挖孔」,總之要做全面屏。不像五六年前,Android 緊跟 iPhone,現在是需要和蘋果做差異化。

          Android 不能做「劉海」,倒逼我們想出如何把 3D 攝像頭放在全面屏下面,算是我們創新的動力之一。

          極客公園:在手機之外,3D 攝像頭也開始有不少應用了,你們看好哪些?

          朱力:隨著 3D 攝像頭成本降低,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場景。例如支付,現在有刷臉支付,不過平面攝像頭刷臉,容易被面具、照片等手段騙過,3D 攝像頭由于有紅外激光,可以判定面前的是有機的皮膚還是無機的材料,能解決刷臉支付的安全問題。

          例如像掃地機器人,之前 2D 相機去做避障和導航,它只能猜距離,誤差很大。這個用 3D 攝像頭就能解決。這些物聯網領域的新場景,確實讓我們看到一些新的機會。

          極客公園:你創業直接選擇深圳,為什么不是其他的城市?

          朱力:選擇深圳,就兩個字——效率。

          之前在硅谷工作的時候,因為要實現深度攝像模組的量產,去過日本和韓國,最后到的深圳。其他地方量產都有問題,在深圳的時候,需要在不到四個星期的時間里,完成日產幾十萬模組的任務,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在深圳,不管是工人、工程師或者產業方,用各種有創造力的方法,把一個普通車間變成近百級的無塵車間;設備在一兩天之內從全國各地運到深圳,幾個小時運到工廠。后來我們花了三個星期左右完成了任務,這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能做到,放到國外至少要一年半載。

          對于創業者來說,效率就是生命。一件事如果能一個月做成,而不是一年或者半年,相當于多買了一條命。我們的產品就可以在全球競爭中更快出來。新技術突破失敗概率很高,需要不斷迭代,迭代速度和次數對于成功來說非常重要。

          同時,深圳政府以及當地產業方,都給予我們很大的支持,這是我們的意外的驚喜。

          技術重要,場景更重要

          極客公園:你如何理解「創新」,團隊又如何找到創新的突破點?

          朱力:這也是我們團隊經常互相拷問的問題,有時候搞科學和技術人會陷入到一個循環,沉浸在自己的創新點,對不重要角度去優化。所以,我們有時候需要把自己的視角拋到外面,更中立的看自己做的事是不是有價值。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場景,它的技術門檻在哪里。

          例如屏下 3D 攝像頭模組,很有技術挑戰,我們能做到,越過了這個門檻,就有機會享受第一名的紅利,這是第一種方式,技術硬剛。

          另外一種,例如有幾家公司已經做到某個場景 3D 相機的要求了,你再去在技術上比別人做得更好,邊際價值就很低了。這時候可以考慮同樣技術要求下,如何通過創新把成本降下來,效率提升上去,并且提供一個更完整的方案幫客戶解決問題,這也是一種方式。

                   路上的監控攝像頭|視覺中國

          極客公園:有什么具體的例子嗎?

          朱力:安防領域,現在很多公司做安防。其實安防的成本不僅僅是攝像頭設備,運營也是一塊很大成本。

          我們算過一筆賬,馬路上的視頻監控攝像頭,1080p,如果用 H.264 做壓縮的話,一天 24 小時大概有 20GB 大小的數據,格式很大需要傳輸到后方進行分析,這就有通訊成本。

          有專門產業數據顯示,1GB 數據傳輸需要 0.6 度電,這個是網絡運營商需要付給國家電網。1G B 0.6 度的話,20GB,一個攝像頭一天的電費就需要 12 度。一年 365 天,就是 4000 多度電,現在電費大概 6 毛、7 毛錢每度,電費就是 3000 元。

          移動、聯通這樣的運營商是上市公司,我看過他們的財報,電費/水費成本在 25%-30%,所以 3000 元除以 0.3,最后差不多 1 萬元。差不多是這個量級。

          剛才我們說場景,哪些我們能創造價值。安防攝像頭,因為用 2D,數據量大,無法在本地分析,需要傳回去。而如果用 3D 攝像頭,因為有了 3D 數據,用來分析的數據模型很小,只要加一個 10 美元左右的芯片,就能在本地進行分析處理,在本地做判斷,不需要傳輸出去,也就不需要 1 萬元的數據運營成本。只要加個幾百元就能把問題解決了。

          極客公園:你在 2018 年創業做光鑒科技的時候,正好是 AI 很熱,行業公司都在切安防領域的時候,為什么你沒有選擇這個方向?

          朱力:當時確實很多創業公司融到了很多錢,我認為投資機構把科技當成下一個互聯網,希望用更多的錢來加速成熟,這個有點預期過高,因為你不能跳過技術發展的客觀規律來實現規模化。

          比如具體到安防,主要的買方是政府機構,業務邏輯很長,我們剛從美國回來,面對這個業務鏈條我們只能遠觀;另外,硬件生態已經有非常成熟的企業,占據了核心資源,例如海康、大華。這個時候你如果做硬件,勢必要和他們的硬件結合,那你就成了巨頭的供應商,地位尷尬,也很難有話語權。

          如果直接去做硬件,能做出來一個比巨頭更好的,可能性也不大——新技術不是上來就能碾壓舊技術的,它只能從 60 分逐步往上走。同時成本上,你也做不過巨頭。一個新的創業團隊上來就去有巨頭的市場廝殺,生存概率不會高。

          我在大學時候玩《星際爭霸》,它會根據你的水平給你推薦對手,通過練習不斷成長。如果上來就給你推薦一個大師,那你就根本沒機會了。所以我覺得創業不光是幾個創始人的事,而是和團隊一起戰斗,要先打一些小仗,勝仗,迅速成長起來之后再去更大的賽道和舞臺上去 PK。

          極客公園:但確實也存在行業里會有公司為了市場份額,去賠錢來做業務,打壓對手,面對這種情況你會怎么做?

          朱力:我們也在思考,假如某些場景我們領先的情況下,對方如果用價格戰我們要怎么辦。價格戰是一個很糟糕的事情,傷敵八百,自損一千。我覺得第一個判斷就是,這個仗要不要打。

          依據是打贏了,我能不能守得住,這個很重要,因為有些場景的壁壘很低。例如人臉識別的智能門鎖,這個行業壁壘很低,最重要的就是價格。哪怕你今天打贏了,還會有公司比你價格更低,這就是所謂的「無限戰爭」,永遠打不完,這種仗沒必要打。

          而如果有些重要場景,和深度攝像頭結合起來,能建立很高的壁壘,如果判斷必須打這場仗,就要用鋼鐵的意志去打。用丘吉爾的話是:「you never never never give up」。因為你不能輸,輸了會產生非常嚴重的后果,非常現實。

          我認為一個好的企業,不可能一帆風順不經歷考驗地成長起來。你看騰訊過去經歷的大戰,那些戰斗只會讓他去思考和調整,把格局打開,變成更偉大的公司。在這個過程中,必然有人要磨礪你,要么被磨死,成為別人的墊腳石;要么把別人磨死,讓他成為你的墊腳石。但不管怎樣,最后成長起來的企業都是極有戰斗力和生命力的。

          「不惑」就是不 Care 了,這不對

          極客公園:作為創業公司,你在面試和招人的時候,主要會觀察求職者的什么?

          朱力:第一,我會看這個人的自驅力來自什么地方。誰白了,我們現在一百多號人,我不可能去微管理任何一個人,沒有這個精力,需要這個人能自己找到問題,然后自己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比如你問有些人,為什么要參加某些活動或者比賽,他會說因為家長或者導師要求的,那他的自驅力就來自上級的表揚,這個自驅力就很弱。我們希望找到一些本真的自驅力,例如就是想把一件事做好,或者就是對某些事感興趣,那他在公司會有更好的發展。

          第二個是學習能力,看一個人有沒有自我學習的興趣和方法。我在硅谷的時候,很多同事年齡很大。回國后發現有「35 歲焦慮」這么個情況,我就很不理解,人不應該是隨著年紀增長越活越有智慧嗎?

          后來我發現,有些人因為工作或者是社會責任,以及生活的磨礪,漸漸對學習這個事兒失去了興趣。不是有句話叫「四十不惑」嘛,我有個解釋,不惑就是不 Care(關心)了。而如果不 Care 了,就很難再去發展和成長。

          第三個就是人品,到底是選擇一個人的「才」,還是「德」,畢竟德才兼備太難了。如果非要選的話,我可能還會選擇德,因為對于一個還很脆弱的組織來說,一個人如果道德上有問題,會帶來巨大的災難。

          極客公園:為什么三年團隊才 100 多人?按照你們的實力,一般團隊會擴張很快吧?

          朱力:和做的事有關,我們做的產品大部分是硬件,它的發展有客觀規律。例如光芯片流片,這個有再多人再多錢也沒用。我覺得這個和互聯網不太一樣,互聯網是你堆人堆資源,用補貼就能把業務做起來。但是技術在早期時候沒法這么做。

          反而在公司早期,人多了反而會成問題,大家心思會很亂,覺得什么都能做,做了一堆事都不能落地,很有挫敗感。

          極客公園;給大家推薦一本書吧。

          朱力:Atomic Habits,原子習慣。有些東西可以通過形成一些小的習慣,來幫助你用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去解決一些問題。我買了送給朋友和同事,確實能在一些細節層面幫助人們把事情做得更好。


          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轉載請添加極客君(ID: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酷酷网